☘️秦

520

"嗯很順"
無法停下手的他下了一個結論
髮絲從掌中滑下
"怎麼能這麼好摸 "下巴輕抵著女孩的頭
*那個哇⋯⋯⋯我頭髮亂了啦
沈浸在書中的女孩有些受不了身後人的騷擾
*去找狗狗啦 他比我好摸多了
皺眉 把女孩的身子轉向自己
"拒絕"
對望的兩人 許久
熟悉女孩性格的他知道總要有人退讓
畢竟總比不過她的決心
"不公平"
起身的同時轉過頭 俯身親了她
"你明明也亂了我的心緒"
竊笑著
留下滿臉通紅的她




夢·幻

*sf


————————————————————————-

一步一步

花田裡,frisk準備著

像是一位要上台的舞者 而不是提線人偶

穿上有點舊的舞裙 舞鞋

拿了一把梳子梳理著頭髮
*這應該要拿來梳"頭殼"的

突然冒出的想法令女孩展顏一笑

輕拍身上的衣裳 拉著裙子

向這一片虛無,敬禮

想像置身湖中 翩然起舞

跳躍 輕落

眼前溫柔的母親. 若有似無的奶油肉桂味
溫暖的擁抱 一個個故事

轉身 消失

抬手 眼追隨著指尖

看見善良的骷髏 燦爛的笑容 刺痛了眼
曾經一起的約會 恐怖的餐點 一通通電話 刺痛了心

隨著手的落下 笑容亦落

輕輕提腳 輕舞

水面波動 出現

身穿盔甲的戰士 自信的 驕傲的

曾經 成為朋友 燒壞的廚房
難得害羞的臉龐 洋溢幸福的笑容

縱身一跳

融化 消逝

低下汗水 努力保持呼吸

怯弱的研究者 光芒四射的機器人
曾經羞怯的笑容 神聖的禮堂
站在舞台的演出

輕踏水面激起的水花 畫面破碎

汗滑落 水波不斷

一幕幕 一個個故事場景
依舊轉身 跳躍
跳著沒有觀眾的演出

最後 骷髏出現
忍不住搭上他伸出的手
*sans.......
落空
卻還想溫暖你冰冷的手

伸手想拿到 他所做 可愛的熱貓
穿過手 掉入水中
卻還想伸出手 近一點也好


撥出的電話 害羞的低語 回音花田的告白
只有兩個人知道的秘密
夕陽下 ⋯

紅了的眼 變成兩個
隔著一個人
終究隔了太遠

一個個畫面 終於受不了
*夠了!
顧不得優雅 用力踏著 搖曳的畫面沒有消失

揮著手 狼狽的 卻依然在她身旁播放著

她的罪孽

放棄 站在湖中 捂住眼假裝一切不曾存在

終於 一滴水 打破了平靜 亦打破了幻像

汗?
*是淚⋯⋯

顫抖的拉著裙子

向一片虛無,敬禮
向漫天灰塵,敬禮

演出結束 沒有掌聲 跌坐於地

舞裙被眼淚浸濕

按下眼前橙色的按鍵

苦澀一笑 再也沒有資格 但


*我愛你

——————————————————————————


無題


春風吹過 微涼的風 低頭聽著吵鬧的喧囂聲
想著那年的多事之秋

我喜歡你吧 低頭嘟嚷著

有點不甘的說著

比起第一面好感你不如...比起想要一起聊天的感覺你不如...比起...比起...

綠燈亮起 走在黑白相間的路上 踏著比平常更重的步伐 有點生氣 對誰呢⋯⋯?

也許你只是無心的一句

第一次 你嚇醒沉醉在偽裝的我

我開始想 為什麼一定要帶著面具

路上的攤子飄出的熱氣
模糊了視線 像那時你微低著頭的表情
只顧著驚訝的我 沒注意到的表情

我以為你會提防我 疏遠我



事與願違?你竟然說出我們是朋友



我很開心呢 你肯定不知道那時我眼底止不住的笑意
你肯定不知道我心裡竟然抽動了

你肯定不知道.....我喜歡上了你

經過一排腳踏車 我想起那時努力追上你的自己 搖了搖頭
追上又如何 碰到又如何

我們隔的 太遠了

不注意時
眼神放在你身上
不注意時
言語徘徊又徘徊
不注意時
我意識到
我喜歡你。 我的朋友

突然握著的手 一下子 卻記得了好久

尚未溫暖你的手

你的手 好冰呢

夢裡我握著你的手 搖了搖頭 我知道那是假的

醒來後更多的失落 早該明白

也許不是雲泥之別

但你和我差異太大 @

在你懷疑別人時 我還傻傻的相信

在你領導眾人時 我還傻傻的幫忙

在你說有了喜歡的人時 我終於聰明了一次

我希望我能幫助你
我不是你喜歡那種溫柔的人
我不是你喜歡那種沒心機的人
我不是會為你磨平自己


我的朋友 那我祈求

回報你 那時推了我一把

戴上耳機 繼續走著這段不短的路


------------------------------------------

那時 萍水相逢的女孩們討論著自己的王子
要高 要帥 要.....
最後輪到了不起眼的小女孩
你呢?
我希望 他能找到我
聽著隔壁誤認為玩遊戲的女孩們的嘲弄
女孩笑了
我希望 你能找到真正的我


------------------------------------------
其實

我找到了哦

我找到了哦 可是我到頭來 卻希望他身邊站著的人不是我

我喜歡他

所以我 會幫助你


*sf
元宵節快樂🎉

歡迎評論
-----------------------------------------------------

ㄧ.

今天是元宵節



為了慶祝這天,frisk 抽空與怪物們一同享受元宵,餐桌上的熱鬧直到toriel擺上了元宵時才停止


環顧了一群餓狼般的怪物後frisk 拿著湯匙定眼看著對面的sans熱氣有點模糊了她的視線


過了不久,sans終於回過頭注意到ㄧ道有點炙熱的視線,frisk看見他看過來淡淡的笑了笑畢竟當怪物大使這種事也該學會的



看見是frisk ,sans無所謂的認為大概是錯覺,不過看著前面的人一直低著頭維持著用湯匙拿著元宵的動作,他忍不住問

"Welp kiddo你不吃嗎?"

*.....因爲我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圓(緣)


一如平常隨口的調情一如平常淡淡的笑容,只不過多了一絲絲的苦澀

口中的元宵裡面包的不如平常的甜,帶著ㄧ點苦味




因為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緣份,所以我將把這份多年的情意化作最親密的玩笑,更多的放在心裡並祈求著,自己不要在貪心了


站在陽台上距離他的到來還有十分鐘,餐桌上突然脫口小小聲的邀請是因爲壓抑的感情嗎?


Frisk 雙手合十喃喃自語
*謝謝祢 給了我這段緣份 這樣便足以


"Kiddo找我什麼事嗎"

*嗯也沒什麼我只是想謝謝你

"?"

*謝謝你那時伸出的手 謝謝你遵守了約定

Sans 感受到了背上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他來到這裡其實只期待著一句話罷了

"Well.....你還有話要說嗎?"

*嗯....沒有了,因爲到了地上我們很少能有聊天的時間呢

"也是.....我先走了"

*再見啦

因為我不願破壞我們之間的緣份 ,這樣的距離就夠遠了,我不希望一切因我的貪心......我將那句我喜歡你藏在心裡
我願用行動傳達這份感謝 這份心意

二.


十多年後,因爲過勞而不得不待在病床上的前怪物大使,創造了很多歷史上的奇跡


最後的時間怪物們一致決定留給sans與frisk ,最後離開的papyrus難過的關上門


「FRISK⋯⋯晚安」


病房內充滿著寧靜 ,frisk開口了

*你記得剛當上怪物大使那年我們一起過的那次元宵節嗎?

記得啊kiddo

聲音比往常低沉的sans,握著frisk的手低著頭努力聽著她的話

*我最終還是吃了那顆元宵呢,我們的緣,可能也該到盡頭了

不會的 不會的

Sans自欺欺人的說

*我現在⋯⋯不怕一件事了


"什麼呢⋯⋯"


Sans湊的更近了

*我啊⋯⋯很喜歡⋯⋯

最後的 你 伴隨著刺耳的機器聲但卻仍傳達到了


"我也是 我也是喔⋯⋯回答我啊 ⋯我⋯喜歡你"


靠近frisk 的耳朵sans終於說出了那句話


那句直到最後才說出未傳到的話語


低低的哭泣著 現實,
終究是殘忍的

-----------------------------------------------------

謝謝看到這裡

想寫出怕告白失敗的心情


我努力在加更多了

調情中[後篇]

*sf
*frisk女孩紙
小小小小小短篇(努力中
*文筆加強中注意⚠️
私設人物ching⚠️是frisk朋友
— — —— ——— ———— ——— ——— ——— ——
寒風刺骨的冬天,在校門口等待著sans,不好意思拒絕了朋友一同回家的邀請,frisk低頭喃喃的說
*還好她很善解人意
眼底盡是期待光茫的frisk拉了拉羽絨外套,呼出的空氣化作白煙,有點模糊了眼前的人,不,是眼前的骨

*sans!
女孩帶著紅紅的臉叫著眼前的「保鑣」,畢竟地底下他可沒好好履行承諾
Sans閉起一邊的眼眶,像當初第一次見面一樣,伸出了手,不過迎接的人成了他的星星
"kiddo走吧"
握住sans手的frisk不知道是因爲什麽,雙頰通紅


牽著手的兩人在街上走著,沉浸在了兩人世界中
*sans,跟你說喔
"嗯?"
*今天我和ching調情啊
壓下心中突然冒出那滿滿的酸(火)意(氣),眼神中的不滿卻透露出來
"然後呢?"
*她沒害羞、沒微笑,反而有點皺眉說怕我因為調情交到男朋友,很擔心我耶
*而且原本她還會不知所措,後來就只淡定微笑,不過沒關係⋯⋯

ching汗顏:

無視frisk一長串的調情心得
sans心想的那句"還有一個聰明人"到口卻成了

"所以⋯⋯你常常和那些男(混)的(蛋)調情?"
看著sans黑掉的眼眶frisk還傻呼呼的說
*沒啊,我只和喜歡的骨常常調情喔

握著身旁小小軟軟的手,心情止不住好的sans決定今天就當沒有瞬移這種東西吧
-----------------------------------------------------

一句話瞬間讓sans消氣加調情
只能說,調情已經融入frisk的決心了

謝謝你看到這裡

(可以的話歡迎評論)

調情中

Sf
-----------------------------------------------------
又是在骨兄弟家的一天.......
餘光看見身旁的小女孩從趴著、坐著到躺著唯一不變的就是一直盯著他,sans終於開口了
"Well......kid看著一個骷髏可不是個有趣的事,不如找個事做?"
Frisk馬上跳起來坐好,認真道
*看來你是不知道我的嗜好吧?
"調情?"
*nope
"真令人骨腦,那是什麼?"
*是你
挑起一邊眉骨sans那句 "這可不是嗜好"
被frisk打斷,指著微微睜開的眼睛
*「視」你
*flirt
開心的收穫了一抹藍暈的frisk開開心心的回家了。

-----------------------------------------------------

站在那個紀錄著身高的柱子旁,sans看著已經快跟他一樣高的frisk臉上的笑容莫名淡了一點
看著一旁的sans. frisk突然大聲的說
*sans!你太大隻了
Sans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可和我差不多呢"
*騙人~那為什麼我的心裝下你就滿了
*flirt
"那你的眼睛太大了喔~"
努力睜大眼睛的frisk疑惑的看著sans
湊近frisk耳旁sans低語道
"因為大到不能只裝著我"
愣了足足十秒的frisk喚出自己紅通通的決心
*但我只把你放心裡喔
據目擊者說
「一人一怪拖著發燒的身體走回來了」
-----------------------------------------------------

努力寫多一點了

謝謝觀看😳😳

歡迎嘗試喔(小聲

倒下的牆

*sf向
*女福
*ooc
金色長廊中,一人一骨面對面的站著,窗外的陽光令女孩的棕髮看起來更美了,骷髏閃神了一會,慢慢的開口道
"嗯......frisk你走到了這步.......我想問你........
為什麼要裝呢?"
女孩單薄的身子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我也不知道


地面上的欺凌,地面下的攻擊
就算痛也只痛給自己看,她想到了那句話
"要笑就面對著全世界笑,要哭就躲在角落裡一個人哭"
是對的嗎?從之前的懷疑到堅定不疑,她築了道牆
她躲在高牆後,面無表情的看著,面無表情的說著令人臉紅心跳的句子,她有時覺得那不是自己


但是牢靠的牆終是被那善良的靈魂們打穿了一個一個洞,她開始質疑自己.......面對這樣的他們她的遮掩.......是對的嗎?


一路走來,遺跡、雪鎮、熱域........到了長廊那已搖搖欲墜的高牆被一句"為什麼要裝呢?"擊倒


既然都有人都知道了,她,不用在裝了吧⋯⋯
Frisk坐在地上,慢慢捂住了臉
*.............不知道...........我........
她累了,真的累了,地底上的世界不是烏托邦,笑容換不來什麼,還是有人受到傷害,到了洞前她還以爲她已經不會在有感情了........



一臉尷尬的sans心想他只是看他們的新朋友有時微微睜開的眼睛常流露出......疲憊?悲傷?懷疑?有點好奇的問了下,誰知道frisk竟然失神的坐下捂住臉,開始默默的流淚了
Sans心想
"哎呦 小祖宗啊我哪裡得罪你了啊"


天人交戰了許久,被罪惡感壓著生生矮了一截的Sans走向快哭完的frisk輕輕抱著他,哄到
"別難過了⋯⋯我就隨便問問⋯⋯別難過好嗎?"
過了一下子聲音還有點哽咽的frisk推開sans開口
*我只是⋯⋯覺得很放鬆而已⋯⋯謝謝你
突然漾開的笑靨一時晃花了sans的眼,一回神時frisk 已經走了


另一邊,帶著輕鬆的笑容以及可疑的紅暈的frisk充滿了決心小小的對自己說
*我一定要帶著朋友們到地底上去
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還不知道,對被歸累在最特別的朋友的sans
她,可不只有朋友的喜歡了


-----------------------------------------------------

第一次寫文章
謝謝你看到這裡


......不知道要說什麼